阿雙

雜食低產的廢柴
新浪微博@煊瀧今日有冇溫習

【PP父子向】想說給你聽的

 “老爸,春天到了呢。”

——這是宜野座伸元對征陸智己說的第一句話。他一直看著室外剛剛抽芽的樹。

 

“除了我還能有人來看你,真好啊。”

——的確,墓碑有擦拭的痕跡,放貢品的地方有一瓶酒。

 

“很久沒跟人說話,會不會寂寞?”

——其實躺在那裡的人已經沒有辦法和人說話了。

 

“降職已經一年了,一個人的時候除了寂寞還是寂寞。老爸你平時是怎樣消磨時間的?”

——這是在明知故問,父親的習慣他一清二楚,他在意的,不過是父親是怎麼克服心理上的壓抑而已。

 

“你的安全屋我去過了。”

——一年以前掃墓的時候,才發現狡噛慎也已經去過了,把安全屋的鑰匙和一瓶酒留下了。宜野座拿走了鑰匙,在監視官的陪同下去了安全屋。

 

“就算只是安全屋,也不能像個倉庫,一點生活氣息都沒有啊。”

——說到這裡的時候無奈地笑了。他記憶裡有那麼幾次,父親很久沒有回家,回來了也只是拿了幾套衣服就又走了。那時候他拉著面色陰沉的父親很是不解,但父親並沒有給他解釋。

 

“你不想問嗎,這一年的我怎麼樣?”

——真像個小孩啊,那麼想得到父親的肯定。一邊說著,一邊在心裡發出了自嘲。

 

“刑警的直覺我果然還是沒有的。你要失望了吧?”

——垂下了目光,是心虛的表現嗎?

 

“但是我自認為我盡職了。”

——到底為什麼要補上這麼一句話,自己都不清楚。

 

“你還有見過狡噛嗎?”

——提前“刑警的直覺”一說,免不了要提起狡噛慎也。

 

“那傢伙還是一如既往的固執呢。”

——是固執嗎?只是價值觀不同而已。

 

“老爸,你還是陪我說說話吧。”

——因為太想念了。

 

“你曾說希望我可以走不同的路,但是我不後悔,你也原諒我吧。”

——明明知道父親一直沒有責怪過自己啊!

 

“果然我對自己很失望啊……”

——說出這樣一句話,已經廢了很大的勁。

 

“但是我不後悔。”

——也不可以後悔。這麼告訴了自己。

 

“對不起啊……”

——去年好像也說了類似的話吧。

 

“再見。”

——我還會來的,來找你聊聊。

 

评论
热度(3)

© 阿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