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雙

雜食低產的廢柴
新浪微博@煊瀧今日有冇溫習

【CG/朱修】腦洞*1

一個簡短的腦洞,如果跟哪位太太撞梗了很抱歉(一個三次忙得沒時間吃糧的高三狗⋯⋯

戀愛以前(朱雀和魯魯修已經是友達以上了:

某天朱雀偶然看見了魯魯修的通訊軟件裡的聊天對象的順序,只有兩個人,置頂是娜娜莉,置頂下面是他自己。

朱雀內心OS:好羨慕啊⋯⋯

戀愛以後:

朱雀又看到魯魯修的通訊軟件了,置頂還是娜娜莉,置頂下面還是他。

朱雀內心OS:我早上吃的是男朋友的妹妹的醋,那今晚就吃我男朋友吧。

結婚以後:

朱雀偷偷把魯魯修手機通訊軟件裡面自己的備註名改成了「老公」還設置成置頂,當天晚上就發現魯魯修又弄回去了。於是二話不說在門邊吃乾抹淨。

娜總內心OS:都叫哥哥別作死了,他這是抖M的表現嘛⋯⋯

3 7

考完試的晚自修就是要放飛。
畫個腦洞然而真的好醜喔不能看誒⋯⋯
我還是去寫文比較好的樣子?

2 4

【CG/朱修】记一个脑洞(想不出好标题orz

来源是娅夜的脑洞,我算是扩充了?分割线下是我的脑洞。

娅夜:

是个台湾可爱少女打架子鼓,然后她还有哥哥还不造弟弟也一起来上海了。演出结束后她的粉丝团就熟门熟路摸过来找她弟弟合影,抱着她的灯牌。

我就脑了架子鼓rock少女娜娜莉,和一直陪妹妹演出,总是被粉丝希望合影的哥哥鲁鲁修www

妹妹出去巡演总是跟在后台做保障的鲁鲁,然后露天演出的话主角本人会最早先送去休息室,家人经纪人工作人员什么的会还在现场扫尾这样。于是娜娜莉的忠实追巡演粉丝和偶像合不到影,就每次来找哥哥合影。

这个哥哥也是相貌惊人的,不造为啥忠粉团老喜欢晒和他的合影。

今天还以另一个团是演类似创新体操or马戏的,都是欧美18-20岁小鲜肉,啊我仿...

6 16

【PP父子向】想說給你聽的

“老爸,春天到了呢。”

——這是宜野座伸元對征陸智己說的第一句話。他一直看著室外剛剛抽芽的樹。


“除了我還能有人來看你,真好啊。”

——的確,墓碑有擦拭的痕跡,放貢品的地方有一瓶酒。


“很久沒跟人說話,會不會寂寞?”

——其實躺在那裡的人已經沒有辦法和人說話了。


“降職已經一年了,一個人的時候除了寂寞還是寂寞。老爸你平時是怎樣消磨時間的?”

——這是在明知故問,父親的習慣他一清二楚,他在意的,不過是父親是怎麼克服心理上的壓抑而已。


“你的安全屋我去過了。”

——一年以前掃墓的時候,才發現狡噛慎也已經...

3

「同人父子向」

THE END 文/煊瀧   “要死了吧。”

征陸智己在手榴彈所帶來的撕裂般的劇痛中倒地。他微笑著,扭頭看向被集裝箱壓著的監視官宜野座伸元,努力想要說出幾句風輕雲淡的話安慰一臉苦相的兒子,喉結動了又動,卻發不了聲。

地下室一樣昏暗的倉庫裡響徹了宜野座的喊聲。而罪魁禍首槙島圣護,不知在什麼時候離開了。征陸的眼前出現了一張略帶擦傷的臉,是個五官精緻的年輕男子,身上沾了灰塵和血污,安全局制服的一隻袖子破破爛爛,還空蕩蕩的——宜野座伸元忍痛扯斷了被集裝箱壓住的左臂從集裝箱下爬了出來,正趴在他身上說著什麽。

抬手和說話變得很困難了,可難得伸元這樣靠近自己,征陸實在忍不住。他抬起手,也...

1 4
 

© 阿雙 | Powered by LOFTER